Settings

登录发表评论

Select your language

學習日語--我人生轉折的契機

Posted by Danny Choo On 四 2012/06/28 05:29 JST In 日本
 1109  10075815 en ja

發掘日本文化與學習日語使得我的人生起了顛覆性的改變也帶給了我很多快樂。今天我想和你們分享一些我獨自學習日語的經驗及體驗,以及這怎樣將我的生活重心和工作都帶到了日本。
目录

我人生的原點

出生長于倫敦的東部。我的童年可説是相當艱苦。父母爲了生活日夜工作,於是決定將我寄養在不同的寄宿家庭,而我就這樣度過了我大半個童年。在一些寄宿家庭裏,待遇並不是特別好,但想到父母也有自己的經濟問題以及各種煩惱就不敢吭聲了。我先後在不同的家庭寄宿,有白人家庭、黑人家庭以及印度人家庭,過著度日如年的日子。

沒有幸運女神的眷顧,其中一個寄養家庭的監護人會將我的衣服佔為己有,而且家裏的孩子也常常欺負我 —— 欺負一個父母不在身旁的孩子特別容易。遭到這樣的待遇,我覺得自己在這個家並不受歡迎。
我尤其記得一個傍晚,回家的時候發現前門開著。我們入屋后看到的是一片狼藉 —— 小偷光顧了!我非常得害怕幷開始哭泣,寄養家庭的長子就沖我大喊:
“你哭什麽?!這又不是你的家!”

在衆多寄養家庭的另一個回憶便是:有一次我的脖子被掐得眼睛周圍都起紅斑了。隔天在學校被問起,我能想到的回答就只有: 我將杯子放到眼睛上了 ^^;

還有一個我印象非常深刻的事: 被人用玩具賽車跑道打 ——有點類似象這樣的。但我的情況是橡膠質料的玩具賽車跑道,跑道中間的條文是橙色的。我被打得全身都佈滿鮮紅傷痕! 至今我還仍然非常清晰得記得當時被打後看著鏡子裏的自己的樣子。

當時我唯一的期待就是那偶爾能和父母相處的周末。爸爸會接我回家度過周末,不是到他那裏住,就是到媽媽那裏去。但是有時實在太忙,沒有辦法過來接我,這種狀況下電話就會響起,養父母就會將電話交給我。
挂斷之後,我就會坐在樓梯上一面哭泣一面看著門上的小窗戶。我甚至不能到外頭哭,因爲除了上學之外,我都不被允許獨自外出。我所能做的只有默默回到自己那間只有一張床的雜物間。我會夢到我唯一的朋友Buck Rogers帶著他的夥伴機器人Twiggy來看我。

父母付費給養父母們主要是希望照顧我的起居飲食,至於學習方面也就不在他們的照顧範圍内。我的童年就是學校→回家→吃飯→偶爾看電視→回房間,就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得重複着。

電視,讓我第一次接觸到日本動畫! 當時看的科學小飛俠(Gatchaman,英國叫做G-Force), 我並不知道它是日本的作品 —— 其實對於當時的我也並不重要。

這張照片攝于我還住在其中一戶寄養家庭的時候。
在學校也沒有什麽樂趣。不斷地被欺負,多數的回憶都是被人拖在碎石地、被群毆、物品被燒掉、臉一直被人用足球打以及在學校遊樂場被一個大個子威脅說:“如果我用這根棒球棍打死你,我會坐牢,但太值得了。” 我還記得我不斷求同一個人揍我,爲了就是成爲他的手下。

觸動情感方面的回憶往往更容易被記住,因爲人腦會釋放一種化學物質來幫助你將這些記憶儲存更久。這就是爲什麽我們往往更容易記著快樂、悲傷或羞愧的時刻。如果你回想你的童年,想必是各種情感交加。然而我的童年回憶裏並沒有快樂,唯一的一次是:當時父母還在一起,那天正好是聖誕節,起居室的聖誕樹前我們全家過聖誕。

從前一想起童年往事就會不禁感到傷心,但較之其他孩子的際遇,我想我的童年或許還算比較容易的吧。

學習也沒有特別得動力,結果選科的時候也是隨波逐流的 —— 我當時也不知道將來想要做什麽。沒有人生目標,對選課方面也沒有熱情,導致我在學校的成績一直徘徊在D或E左右。

不太記得什麽時候我自己又回到父母身邊和父母一起住了 —— 和父親住了幾年,然後搬出后和母親住。這張照片是去年和媽媽拍的。我希望能為她在某処買一閒房子,而不再住在那閒地方政府出租住房裏。非常愛她,但她有自己的堅持,想要自己的房子,而不是我為她支付房租的房子 ^^;

在2009年,我自己也差點經歷破產,因此經濟能力未及,但最近已經恢復了一點。現在為媽媽買房子會耗盡我們的積蓄,這對公司的流動資金將有所影響,並不是一件明智之舉的事。

這是媽媽在哈克尼的房子。
一直住在這裡,直到後來搬出去和太太住。住在這裡非常非常鬱悶,因爲鄰居會不分晝夜地播放吵噪聲很大的音樂,連地板都會隨之震動。

在哈克尼地區,媽媽曾被打劫了3次 —— 有一次被人打傷了頭部,失去意識。接到電話后,我趕到醫院,看到了她臉上乾掉的血跡以及手上為嘗試抓著手提袋時留下的傷痕。

我開始與學校以外的人來往,與同樣热愛凯莉·米洛(Kylie Minogue)的粉丝見面。在BBC或是凯莉的錄音室Stock Aitken以及Waterman等候的時候結交了這些朋友。更多與這幫朋友的合照可查閲凯莉·米洛

這就是我以前房間的樣子 ^^;
我買了幾乎所有有关凯莉的雜誌或報章,然後將她粘在墻上各處 —— 你沒有看錯,墻上也有一些傑生·唐納文(Jason Donovan)的圖案。

始遇日本文化

這段時間的前後,我發現了這台Sega Megadrive —— 進口的日本16-bit家用遊戲機。由於我想要知道遊戲機即將推出的遊戲,我開始到倫敦的日文書店翻查雜誌。
在那個沒有網絡的時代,那些店是我能掌握日本素材的唯一途徑。Japan Center是其中一家我每次到訪都對日本文化有新發現的書局 —— 文化如漫畫、動畫以及偶像。

在這個階段,你可以看到由“凯莉”到“日本”的變化 —— 凯莉的海報依然在墻上,底下放了一小堆的Megadrive遊戲。
你應該也看得出電視畫面上的是“超时空要塞” —— 那是我在倫敦唐人街買的粵語版本。這是我第一次在知道這是日本作品的前提下觀看的動畫。動畫的水準、故事、音樂、機器人和可愛的女生都讓我震驚了 —— 我需要看更多這些动画。
這個時候爲了賺錢,我將雜誌上剪下來的凯莉和傑森圖片拼湊在一起層壓后售出。

自學日語

日本文化讓我着迷,使我感受到从所未有的熱忱和慾望。我想要了解更多日本文化的知識,而要這麽做我覺得自己必須會日語,因此我決定開始自學這個語言。

小時候沒有機會上華語學校,因此學習日語必須從最基本的學起。我買了字典以及教科書,從中學習到了大部分的基本詞彙。

也開始從漫畫(如亂馬1/2和蠟筆小新)學到了很多日語。我會在電車上閲讀漫畫,然後遇到不認識的字便在角落折個角。
回家以後,我會查閲字典,但折角原封不動。讀第二次的時候,如果我能記得那個字,我就弄平折角,否則我將重復以上所做,直到我能真正理解这篇漫畫。

沒有網絡的時代 = 沒有Youtube。我在聖保羅(St Pauls)發現了一閒有出租日本電視節目錄影帶的書店。我沒有經濟能力成爲其會員,但店員小姐知道我熱愛日本文化,因此覺得將日本當地人已經不看的舊錄影帶賣給我。即使是在觀看幾個月前的錄影也無所謂 —— 我只需要聼和看到日本。

電視節目也包括了廣告。每當我在家時,我都會讓錄影帶作為背景任由播放 —— 這感覺就像是我已經身処日本了,特別是中間還插播了許些廣告。我看的節目就包括:世界问答比赛(Naruhodo The World)、世界特搜部(Sekai Marumie TV)以及連續劇同一屋檐下(Hitotsu no Yane no Shita)! 我也將影片的聲音錄製到卡帶上,讓我隨時隨地都能聽到 —— 不斷將日語灌輸到我的腦内 —— 但我還想要更多!

自學日語,我下定決心不斷給自己功課。這些是我寫在A3紙上的漢字表,而且還貼在家裏的每個角落 —— 媽媽並不是很喜歡這樣 ^^;

學習某种語言時,將其寫出來是我覺得非常重要的一種學習過程。人類幾個世紀以來都是通過寫字和會話等常見方法來學習語言,而我們的腦袋也進化到了這個狀態。
網絡的出現距今已有15年。儘管網上有很多可以學習語言的網站,但還是建議你們不要完全依賴網絡。記得保持一個平衡,多寫多講。

在記憶裏儲存信息時,你必須讓你的腦袋知道那條信息是否重要,否則腦袋將會把這條信息丟入你的潛意識,以後將會很難取回。
我覺得學習漢字或新詞彙最好的方法就是給予它們助記符 —— 就像一種能幫助你找回東西的標簽。可以利用同音寫或是諧音字等方法去記住。
有些書會提供助記符來幫助你學習漢字,但最好的方法還由你發揮自己的創意來創造自己的助記符。即使是搞笑一點的助記符也無所謂,因爲當你對此產生如何情緒,你的腦袋便會釋放出一種化學物質來幫助你更容易儲存這條信息。

這張照片攝于倫敦一個叫Angel的地區 —— 是去年拍的。出了名的是:在巴士站,在你等了一小時后連續來了20巴士以及那永遠不會結束的道路工程!

自學一段時間過後,我希望能和其他人以日語溝通。我在Angel報讀了每星期一堂的日語班。
又一段時間過後,我和老師說我將來要到日本生活和工作。他卻回應我說外國人根本無法辦到,並勸我及早放棄這個念頭。

我非常困惑與不解,不明白爲什麽一個日語老師會對學生說出這種話。在想會不會是他想要我繼續在這裡付費上課?@.@

我的目標很明確,所以更不想留在這個地方聼別人勸我放棄夢想。於是我便退出了這個日語班,另外尋找一個可以讓我應用日語與人溝通的途徑。

這時我已經收集了很多日語雜誌 —— 不少2D和3D美媚 ^^; 一開始並沒有電腦,但很喜歡PC Engine Fan封面上的2D美媚,所以還是買了 ^^;

剛開始自學日語的時候還沒有使用字典,我是從遊戲的英文發音中獲知片假名的讀音的。
然而我對其中一個片假名讀音感到非常困惑,那便是“N”[ン]以及“So”[ソ],因爲影印文字看起來完全一樣。我非常確定這個片假名是讀“Famikon”[ファミコン],但另一方面我也認爲是讀做“Famikoso”[ファミコン], 哈哈哈......

大多數的雜誌都是在Japan Center購買的。以前那裏還有一個廣告留言板 —— 支付3英鎊,可以粘了一個類似留言的廣告:-

尋找日英語交流夥伴!
我會和你說英語,而你和我說日語。
如有興趣,請撥電123 4567-8910聯係Danny。

那個時候像這樣在廣告裏留下電話是沒有任何問題的,比較安全 ^^;
當然,我後來也接到了電話,並第一次認識了日本的朋友。我記得我第一次說日語時被她嘲笑了,我很確定我的語法沒錯,肯定是我的發音很怪 ^^

某天在Japan Center看到這本雜誌時,覺得心臟都跳漏了一拍 —— 她是,也是我看過最可愛的女生!
我想要知道更多關於她的事,這也意味著我必須學習更多日語!她是一名歌手,所以我也買了她所有CD來跟著唱。日本CD都附贈歌詞本,因此學習單詞也相對簡單了許多。

我非常多變所以也喜歡其他偶像,但那時候西田光便是我的本命。我大量收集剪報,製作大海報。我盯著這些雜誌封面的當兒,那些漢字和詞彙也深深刻在我的記憶裏。

自學就必須立定艱難的目標。我申請參加日語能力考試,用一年的時間學習,立志12月的時候通過考試。我通過了4級考,隔年也通過了2級考。

這張照片是最近拍的。
裏頭都是我還留在英國家裡的物品,其中包括我媽媽為我買的日語學習錄音帶。我發現我可以在夢裏聽見周圍的聲音,於是我用定時器將錄音帶設定在早晨的某段時間播放,這樣做是想在我淺睡的時候也聼這些日語教材。不能說這方法確實有效,但我對我學習日語的速度相當滿意,所以或許是生效了也説不定 ^^;

要知道自己何時會進入淺睡狀態,可以利用計時器來在夜裏的某段時間播放聲音片斷。如果你在夢裏聽到了這些聲音,那你可能可以嘗試繼續對自己洗腦 ^^;

日語能力考試后的某個傍晚,我看到2個日本年輕小伙子在測試中心外面發傳單。傳單上是關於一個位于倫敦西部的語言交流俱樂部的廣告。到了那裏,看到了這樣的場景 —— 一群當地人和日本朋友聚在一起交流。

俱樂部是由英國男士和日本女士夫婦開設的。兩人都是會計師,而這就是他們的辦公室。由於他們不需要整個地方來營業,因此決定將多餘的空間用於開設這個叫做Axel的語言交流俱樂部。加入這個俱樂部的收費是每星期幾英鎊,相當合理的一個價格。你可以在照片中央看到我。

Axel有一台用於為倫敦的日本客戶處理文件的日本電子打字機。我借用了打字機製作了一張漢字表,打印到了A4紙上,再放大到A3紙上貼在家裏各處 ^^;

我也製作了小張的隨身帶著。
你可以看到表格的上方寫著[西田ひかるちゃんの恋人],意思就是“西田光的戀人” ^^;

也製作了這張形容詞表,複印了隨身帶著,在等巴士或是電車的當兒可以抓緊時間學習。我在廁所也放了一些,這樣一來在大小解的時候也可以學習 —— 只是想確保學習過程無間斷。
如果你仔細想想也不無道理。上厠所是一件每天都必須做的事,但從這經驗當中也不能學習到什麽,也算是一種時間的利用。

我在Axel結交到了非常多好友,經常會彼此相約出門遊玩和聚餐。通過分享熱忱而結交志同道合的朋友會為你們生命增添機會以及友情的色彩,我就是個好例子。
語言是文化的衍生物。越是了解一種文化,你越是能理解其語言。與當地人交談可以幫助你加深對文化的了解,轉而使你能更快學會那種語言。

我將頭髮染成了褐色,因爲當時想要外表看起來像個SMAP成員 ^^; 我還把日本雜誌封面印製在T恤衫。

當時的那群日本朋友是我這輩子最好的朋友。我們經常會在我家裏一邊吃零嘴,一邊唱卡拉OK。

這時候的我對動畫和漫畫有著強烈的熱忱,因此非常想做一些與我興趣有關的工作。當時英國有家叫Manga Entertainment的漫畫發行公司(旗下作品包括攻殼機動隊和Project A-KO)。我聯係了該公司的總裁,和他說了我對動畫、漫畫和日語的熱忱,並告訴他我非常願意為其公司效勞。
那名總裁決定創辦一本名為“Mangazine”的粉絲俱樂部雜誌,而我則出任該雜誌的編輯。

這些錄影帶也是我在Mangazine的其中一項工作。這些動畫在英國發行之前我必須看完幷刊登其評論報導。那時我的日語還是有點生疏,因此這給了我更多動力學好日語。儘管為雜誌寫評論沒有工錢,但那份經驗卻是無价的。

我遇到很多無論做什麽事都求金錢回報的人。我的人生旅途已到了中途,從經驗而談,我能告訴你們的便是做免費的工夫往往能為長期帶來更多的收穫。有遠見是建立成功人生非常重要的關鍵。

這是多爾斯頓哈克尼(Dalston Hackney)裏的大都市建築。這原本是一家舊醫院,我父親在這裡租了一小塊地方創業。我也是在這裡見到凯莉·米洛(Kylie Minogue)的!
我爸爸為我做過最好的是便是讓我獨立生活。他是有付錢讓寄養家庭照顧我,但我從我上中学和媽媽一起住后,我的生活幾乎就都靠自己了 —— 幸好當時學費由政府津貼。如果我想要零用錢,我就必須自己賺,因此我剛開始便到爸爸那裏打工。

照片是去年拍的。
在爸爸那裏打工的期間,我學到所有關於鞋子設計以及生産過程的知識。我可以獨自設計並作出一雙鞋。

我也和時尚雜誌Elle和Vogue等合作,為他們的模特兒提供鞋子。此外,也出席了不少時尚秀 。
儘管這份工作很有趣,但我深知這並不是我想要的。

在我學習了更多日語、通過動畫、漫畫和遊戲更了解日本文化,以及與日本朋友相處的期間我找到了我的人生目標,那就是追求對日本的知識 —— 我知道如果繼續在爸爸那裏打工很難能辦到。由於我當時還在和媽媽住,所以離開爸爸的工作室后有幾年沒有見到他。

停止了在爸爸那裏的打工也就是代表沒有了收入,總的來說就是件壞事 ^^;
我與一家人才中介機構Richard Starnowski簽了約。當有人需要亞洲面孔的時候,我就會接到電話。上過電視節目、廣告以及紀錄片 —— 儘管都是些小角色,但每次的酬勞相當可觀。

這張照片是爲了一本名為“Let's Oshaberi”的刊物拍的,主要教導英國的日本家庭一些簡單的英語詞彙 —— 通過這個出版商找到了英譯日的翻譯工作。
這時候我也在大象堡Elephant and Castle就讀一個工商課程 —— 學費也是政府津貼。

我也開始在日式餐廳Benihana當服務生打工。只所以選擇這裡也是有原因的。

其中一個理由就是我能和Benihana很多日本客人用日語溝通。
另外便是打工能存錢讓我買機票到日本,因爲我想到日本當地體驗日本文化。

我還記得我的第一份薪水 —— 很努力工作為的就是看到那幾個數字。但我也明白一開始不能奢望太多。我花了一年的時間,存夠機票錢還有一些零用錢。我回到英國后還是會回到這裡工作,繼續為下一年的日本之行存錢。

然後我就到了日本。在動畫、漫畫、雜誌和連續劇見得多,但這是我第一次踏上日本的土地。列車開離成田,駛過小鎮,我的心也跟著跳動起來。到處都可以看到片假名、平假名和漢字,我確實在日本了!

那段時間特別有感觸,我到現在依然能記得我第一次踏上這片土地的每一天。各種感受 —— 便利店門上感應器的觸覺、天婦羅的味道、盛夏潮熱的感覺以及處處皆是日語的環境。

我慶幸自己能在英國認識那麽多日本好友 —— 他們邀請我到他們家裏住,玉川、埼玉甚至廣島我都住過。

坐在澀谷的八公像附近,聼著周圍的喧鬧聲,幻想著有朝一日能住在這裡。

我想要將一些日本的氣息帶回英國,保存我在那裏的時光,等待有一天能再次喚醒那段日子。當時的錄音機即大又貴。我給自己買了一台Mini Disc(現在還有賣嗎?),還有一個麥克風。
我錄下了澀谷的聲音,包括所有的嘈雜聲以及身旁人的對話。

我人生第一個目標 - 去日本生活、工作

回到英國后,我在房間周圍設置了揚聲器。我閉上眼睛,通過這些揚聲器播放出來的澀谷錄音感受著當時的氣氛。
我知道我必須等到下一年在Benihana打工存夠錢才能再次回到日本,但聽著澀谷的錄音讓我非常有動力,因此我在自學日語的時候也會在背景播放這段錄音。

照片裏頭是我第一張辦公桌 —— 舊音箱上擺了一塊玻璃。
這時候的我,已經到過日本幾次。在日本生活,已經不只是一個夢想,而是我一定要把它變爲真實的一個目標。墻上的海報是新宿的日落。我每天都會看著這張海報,並對自己說:
“我一定要到日本。”
“我一定要到日本。”
“我一定會到日本。”

英國廚房的墻上,貼著一些西田光的照片,以及我在日本所拍的照片。我想要時刻保持動力,所以家裏的每一處都有日本的足跡。

另一張廚房的照片,墻上的海報是廣島的夕陽,而底下則是我做的另一張漢字表。

有天在日本排隊等待進入西田光演唱會會場時,我看到同樣在排隊的小伙子手裏也拿著演唱會的小冊子。我向他自我介紹了。我們都有共同的興趣,因此說起話來更是簡單 —— 我們都愛西田光!我們成爲了好友,之後他也介紹我認識他的朋友,我的日本朋友的圈子也漸漸擴大。

世界果真很小,很多年以後在日本亞馬遜工作的時候發現原來我們在同一棟大廈工作。

有些從日本帶回來的東西。這些寫真照現在還能在原宿找到。

我*非常*喜歡西田光,於是便畫了這副我和她站在東京街頭的畫 —— 我對秋葉原和新宿的回憶。

能夠見到西田光本人也是我的夢想之一。有一年在東京的時候,我到新宿的厚生年金会館後臺入口等她,終于有機會把一些她喜歡的Marylyn Monroe禮物送給她。那個晚上,我捧著一束花在會館外等待她的演唱會結束。我穿上了直排滑輪,計劃將在她乘坐的保姆車等紅燈停下時將花交給她。這計畫最終還是因為她保鏢的嚴密保護而無疾而終。

我試圖在後一年的同一時間, 同一地點嚐試同樣的花招, 但是這一次我躲得非常隱密。 很不幸的是, 幸運女神並不在我身邊 - 我只記得我捧著花束, 用直排輪一路在新宿跟在她的車子, 直到我的肺彷彿就要爆裂似的 - 我的哮喘病發作了,又一次以失敗而結束。

我退到彈珠機店(Pachinko店)前哭個稀哩嘩啦, 直到一名女士上前來關心我的情況。我表示我並無大礙, 並且將我手上的花交給了她 - 這就是我當時所拍下的照片。

這時我意識到我必須去大學學習正規的日語, 以便我邁向到日本工作的願望得以更真實。 至今, 我一直都是靠著自習來學習日語。結果我所說的日語聽起來很粗糙, 而且若沒有好好地磨練我的日語, 我相信我是沒有可能在日本社會裡做出一番成就。

於是,我就在倫敦大學SOAS (School of Oriental and African Studies - University of London)(將在此文章簡稱為"SOAS")就讀日語系。 雖然它是個長達四年的課程, 但是我的日語程度讓我在通關考試上合格, 並且直升至第二學年。 如今, 每當我聽到我的拍檔Chris說著他還沒還清的學費時, 我就會慶幸當年的英國教育制度有著助學金這項福祉。

在學習日語的同時, 我也參加了韓語學習課程。我一直都對韓語感興趣, 而且它的文法有90%類似於日語。

這就是我當時所寫的功課。 在學日文時, 不單單只靠打字機, 親筆寫日文字體也是非常重要的。

遇見吾妻

我就讀SOAS的好一段時間裡, 仍在[紅花]做兼職工, 雖然是比較像全職工啦 - 從星期一做到星期五, 而好多時候也得在周末工作。 值班時間是從下午五點到午夜十二點。 當然, 為了不荒廢學業, 我就趁著員工用餐時間來做功課和溫習, 並且同時與其他員工交談時練習日語。

[紅花]也是我和我太太相遇的地方 - 她也是兼職著侍應生的工作。要不是我對日本文化的這股熱忱, 我也許就不會在一間日本餐廳工作, 而且也就不會與我的太太紅線相繫了。

由於我的父母都是用粵語跟我交談, 我年輕時也並沒有就讀華校, 也因此沒有學習華文華語。在遇見太太之後, 靠著像這樣用日語寫的中文學習書籍和一身的自習好功夫, 我決定要學習中文以便於她的家人溝通。

在結婚之前, 我和太太決定住在一起, 而這就是我們在Earls Court的蝸居。 這個住宅非常窄小, 展開的被褥都會占據許多空間, 所以我們每天都得把它折起來。

這個住宅已經住了一些"房客", 也就是所謂的爬蟲, 而它們總是會從木製地板爬出, 然後把我咬得渾身都是。 說也奇怪, 我太太似乎不合它們的口味, 就只有我被咬的份^^ 房東無動於衷, 而我們也已經簽下了一年的合約。 結果, 我們只好自付買了新的木製地板來遮蓋已被爬蟲侵襲的舊地板。這就是本人在把從家居中心買回來的地板,自己DIY裝置一番。

在右邊的的是我們的廚房兼洗衣房(就在洗碗槽裡), 而在左邊的是我們的浴室。 地方確實是是窄小了點, 但是我們當時的經濟能力是有限的。

就這樣, 我白天到SOAS上課, 放學後就到[紅花]與太太會面. 我們便會工作到午夜之後, 然後一起回家 - 她一路騎著腳踏車, 而我就在直排輪上拉著她的腳車座椅。 可是一晚在回家的路上, 有一位年長的男士突然抓起我, 並且把我推倒在地, 喊著"你這人渣!!!" 我氣得全身都在顫抖, 可是知道事情不值得與這樣的瘋人追究。

在Earls Court居住了一年後, 我們決定搬到一間較便宜的地方住。 擁有一間屬於自己的空間過這二人世界固然不錯, 但是還是相當昂貴的。 因此, 我們便租下了友人在Whitechapel London的屋子的其中一間房。 我們與其他的房客一同共用著廚房, 浴室, 和洗手間。

省下了一小筆租金費, 我們便可以提出貸款申請, 並且買下了在照片後面的那台電腦 - 當時價值1600英鎊! 那是一台擁有Windows 95操作系統, 以及4GB的硬盤與56K(還是256K, 我忘了)的調製解調器。 那台也是我用來開始發展我的電腦計算技術。 我在高中時是有學過電腦科學, 但是並沒有順利及格。

就在當時, 我想要在電腦上運用日語, 但是就沒有支持多語言的功能。 我必須學習怎麼運用FDisk來將硬盤分區, 然後再安裝了Image Magick, 才能夠使用英日文的Windows。若您是在使用著能夠支持多語言的電腦, 不妨將默認語言改成正想學習的語言。這能促使自己在日常電腦使用的過程中學習新的詞彙。
我也將中文與韓文的Windows 95安裝在不同的分區, 讓我提升了對這兩個語言的認識。

那也是我第一次接觸了互聯網, 並且更深入地發現與認識有關日本的文化, 包括了"萌"可愛的平面女孩 - 我們的第一張電話帳單簡直太驚人了 ^^;

在我就讀SOAS的後期, 我辭去了在[紅花]的工作, 然後到另一間在牛津街,叫做[いけだ]/Ikeda的餐廳做兼職. 雖然只待了幾個月, 但是卻營造了許多難忘的回憶 - 例如當時的老闆如何對我們吼著說她會如何從薪水中扣除我們失手打破的盤子。

我也記得我們得在開門營業之前, 在五分鐘內猛扒晚餐。在餐廳打工確實是一個能讓自己吸取社會經驗的好管道。意想不到的苦差與公司政治是工作的一部分, 但是它同時也是可以充滿著歡樂, 以及認識新朋友的地方。

現在, 每當在餐廳裡用餐後, 我總是會為服務生擦一擦桌子, 以及把碗盤疊起來, 就因為我了解當服務生的辛勞。

這張照片的拍攝地點就是我每晚等待回返Whitechapel的夜間巴士站。

繼Ikeda之後, 我便在日本航空(JAL)兼職。
某一天,SOAS的老師在課後分發了傳單, 而傳單就是從JAL分發來的,他們正尋求能夠精通英日語的學生在Heathrow機場擔任地勤工作。

面試了之後, 我便被錄取了。 由於當時還正在念大學, 我就經常會穿著工作制服去上課, 接著再直接到Heathrow機場上班. 還挺喜歡那套制服, 因為不必煩惱當天該穿的衣服。

在JAL工作果然受益不淺, 讓我可以與許多在為他們服務的日本旅客們進行交談。他們總是會用一些新的詞語, 然後我就會把這些詞語用電子辭典查詢一下, 並且貼在剪貼板上。到機場的路程是長了些, 但在這段時間能夠享受閱讀漫畫, 像在照片裡的蠟筆小新。

這位就是麗子小姐。 開始時, 我們還是對頭, 但後來我們成為了要好的夥伴。重點就在於溝通,許多誤解都是因缺乏溝通而造成的, 為此雙方都會變得固執而不願往來。就這樣, 雙方都往往會失去一個有可能能夠豐富自己人生的一段友誼的機會。

我記得成績放榜的那一天, 我就在校园的走廊裡亂喊亂跳地慶祝。我和太太都到SOAS, 仔細地查看了成績榜幾次, 以確保我的確沒有看錯。由於我很肯定我把最後一項作業給搞砸了, 所以我並不是很有把握,而且也聽說了在英國就只有10%的學生能夠以一等榮譽的成绩毕业。

我的导师告诉我:"你取得了一等榮譽, 就不需要再去考日語1級能力測試(JLPT)。"

現在回想起來, 我覺得我在時間緊迫的壓力下,往往工作表現會稍微比原来來得好一些。在我就讀SOAS的那一段日子, 我就一直在做兼職, 所以並沒有太多時間來溫習。但同時, 就因為身處此境, 才會激發我要在工作與學業兩者都精通的上進心。重要的是因為工作上的需求, 我必须不斷地在工作环境里練習日語,这对我的成绩也是大有帮助的。

沒有一份工作會比一份能夠讓你精彩活出自我以及更深一層了解自己興趣的工作來得更加理想。若您還在念書, 並且正在尋找一份兼職工, 不妨找個能夠讓您體驗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 這樣, 金錢就會像只是額外的收穫罷了。

我的第一份職業--日本航空公司

在從SOAS畢業之後, JAL邀請我到旗下公司為一份全職工作進行面試。
他們得知我靠著自習學會的電腦程序技術, 並且問了我是否願意以電腦工程司的職位加入他們的公司JAL Avionet。面試後, 我就被入取了。在興高采烈的同時, 我記得我也是百感交集, 因為這畢竟是我身為白領工人的第一份全職工作。
這就是一張在London Hammersmith辦公室的照片 - 左下角那個放着星際大戰第二集的Probot的桌子就是我的辦公桌了。

我在JAL Avionet的工作是負責JAL在歐洲的訂票系統, 以及管理其他的日本客戶, 包括了丸紅株式會社, 三井住友海上火災保険株式会社, 以及NTT DATA。在工作業餘的時間, 我開始學習HTML, 並且設立一個內部網站。由於需要學如何設計網站按鈕, 所以也學習了運用像Paint Shop Pro的設計軟件。

這張是在義大利出差是拍下的照片, 當時就在那裡停留了幾天進行一些JAL器材的維修工作。就如您所看到的, 那些終端機相當的復古! 有好幾台是已經不斷地運作了好幾年, 所以機身裡都是電器油煙。打開機身相當危險, 需要戴上橡膠手套。

我在JAL Avionet過得很滿足. 畢竟那是我第一份正式職業, 而且是一間日本公司。有好一些同僚是日本人, 所以能夠用他們的語言與他們交談。但是, 我仍然沒在日本, 因此始終沒有放棄在旭日之國裡生活與工作的偉大日本夢。

我便開始在網上尋查工作, 然後一個叫Peoples First的招聘網站吸引了我的眼球。這份工作的地點就位於東京, 內容寫著"東南亞內網絡營銷. 需要英語為母語, 可以精通中日語. 需懂得網絡相關的技術。"

喔, 我的確是懂得有關網絡的一些技術啊! 我立即申請此工作, 然後興奮地跑回家。一到家, 便馬上告訴太太"我們要搬到日本去了!"
太太給了我鼓勵的笑容^^

實現第一個夢想

就在幾天後, 我接到了Nature Japan的電話, 要求我與來到英國進行面試的總經理David Swinbanks先生會面。面試長達一個小時, 包含了使用日語來閱讀一篇科學文章。David並沒有想到我會說韓語, 而Nature Japan在他們的營銷內也包括了韓國, 所以可說是額外的收穫。

在第一次的面試之後, 我就開始熬夜為Nature Korea設立一個簡單的模擬網站, 就是以上您所看到的圖。就當時而言, Nature Korea沒有設立網站, 而我在面試中曾經提起擁有網站的重要性。我把文件都儲存在軟盤內, 打印了一張屏幕截圖, 然後從人才公司處得知David下榻酒店便趕往那裡, 然後從門隙把軟盤與打印出來的屏幕截圖塞入他房裡, 就離開了。

就在當晚, 我接到了人才公司的電話, 說David對我的"遞送服務"感到意外, 並且想再和我會面。第二次會面, David告訴我他想要請我到東京的辦公室進行長達一星期的測試與面試, 但是這並不代表我已經被入取了。他只提供機票與住宿, 剩下的就只得靠我自己了。

就這樣, 我到了東京。在Nature設在市谷的辦公室待了一個星期。我需要做我從來沒接觸過的經濟預報, 而且我必須設計有意義的方程式。我運用了往年的數據在Excel上做了幾項預報, 但是我並沒有將外來因素考慮在計算裡。結果, 就因為缺乏經驗如:了解季節是怎麼樣影響業績的經驗, 我的預報並不正確, 但我已經是盡力而為了。

值得慶幸的是, David並不是要聘請一位什麼都會的, 而是一位勇於嘗試的人選。就在辦公室的期間, 我也為一些從未在大學的教科書裡出現過的科學文章做翻譯^^;

就這樣, 一星期的嚴謹考驗接近了尾聲。坐在David辦公室, 他感謝我能夠來到東京, 並且會在我回到英國後給予關於受聘決定的答覆。想著需要忐忑不安地忍受著12小時的航程, 我告訴David "我希望能在我心臟還沒跳出來, 在我回國之前得到答覆。"
David便笑著說會在周末給我電話。

我受著心煩意亂的壓力回到了酒店, 但是我同時也知道我已經盡我所能所能完成我能做的事。真的是付出了一切!我就是為了擁有這樣的機會, 在近年來不斷地學習日語, 以及電腦科技。機會已經爭取到了, 而我也盡能力去表現了。我真的好想好想在日本啊, 就是非日本不可!

當晚, 我是哭著入睡的。 (哈哈) ^^; 終於, 酒店電話就在一個下著雨的星期天響起 - 另一端的就是David.

單程機票

那一通電話的結果, 就是在1999年7月, 我和太太把我們在友人屋子的東西收拾進行李, 然後握着我們前往日本的單程機票。我的願望終於實現了,我要到旭日之國生活, 工作了。前幾年所付出的一切終於有了回報。去尋找, 並且照著理想過生活, 剩下的就會接踵而來 - 一定會的!最重要的就是不要放棄。不要為自己豎起障礙, 也尤其不要為了他人的妨礙而停滯不前。隨著您的心向前邁進!

帶着我們所有的積蓄和幾個行李箱,我們已經準備好開始新的生活。剩下的就只有與父親告別了。

這是一張13年前我將飛往日本之前, 在我爸Connaught Street London的工作室裡, 與爸爸和他太太, 以及我妹妹的合影。
在我偶爾與爸爸一起住的時候, Rebecca非常照顧我。妹妹Emily如今住在舊金山修讀室內設計。我們經常用Skype來保持聯絡, 而我為了要作弄她, 就會把話說越大聲越好, 聲音大到可以把她的室友給吵醒^^;

對於一些好奇人士的疑問, 我沒有打算繼承爸爸的生意 - 我已經有了自己的公司, 而且我熱愛我正在做的事。況且, 我完全想像不到自己在一個無平面美眉的工作環境! 我的公司有足夠的收入, 能讓我和太太過著舒舒服服的日子, 並且將生意慢慢發展 - 這就足夠了.

至於到底會不會繼承任何東西, 我都一概不知。但是真得有的話, 那我就去為一些較不幸的小孩興建起學校。話說回來, 那筆錢應該花在研究與製造會往操場小霸王臉上扔大便的機械人方面上。

初展鸿图

這就是我第一次在Nature Japan辦公室內所坐的位置。
那的確是一段美好的經驗, 讓我受益非淺。公司給了我一台Mac電腦, 而那台電腦簡直就是可恨啊! 在公司裡, 我負責看管營銷, 以及像是處理訂閱, 設立網站, 檢查翻譯, 與在區域內發行期刊等的其他職務.

與在英國的JAL辦公室相比, 在日本的Nature辦公室經常有好多訪客到來, 比如天天都會來遞送日報與郵件的郵差先生。我也開始學會用一些沒有在英國聽過的辦公室詞彙, 比如"お疲れ様です" - 就是所謂的"您辛苦了"。

我們在東京第一個居住公寓, 在東伏見的小住宅。為充分利用空間, 我們把櫥櫃充當桌面來用。

在搬到日本一年後, 我便在某個共用托管服務設立了dannychoo.com網址。設立網址的目的是為了好讓我在自習像是MYSQL, HTML, CSS等電腦科技時, 能在網上有個進行實驗的管道。我也開始使用許多像Photoshop與Illustrator的圖形設計軟件。

舒適區 The Comfort Zone

Nature是個非常棒的公司。它是我在日本第一個任職的公司, 因此我學到了日本的種種社會用語、舉止、與習俗。我也學到了有關出版、行銷以及科技的技術, 並且對我的薪金感到很滿意。

我也為公司達到許多理想目標, 以及在其區域內發行了不少科學期刊, 所以對自己的工作成績感到很滿意。

但是, 我發現我已經進入其中一個最危險的狀況 -- 一個我稱之為[舒適區]的狀況。人類有著基本的需求, 像是衣食住行, 而所謂的"感到舒服"就是某人已身處在一個能夠滿足這些需求的狀況。我知道有好多人士曾想要在生活裡追求自己的理想, 但後來離不開他們的[舒適區], 因為離開它就等於在冒著滿足感被奪走的險。 [舒適區]就是這樣如此讓我們抗拒改變現狀。

一旦沒有必要多做任何事情的情況下, 人類通常都不會去做。相同的, 一旦基本的衣食住行已經滿足了, 就沒有必要多做無為的努力。

但是了解自己身處於[舒適區]是個很好的開始, 而我就是靠著這份認知, 開始在東京尋找另謀高就的地方。經歷過好多難忘的工作面試, 像是在炎熱的夏天穿著大衣在雨中跑著, 或是在面試時, 因為不會寫簡歷而遭到取笑。

跨出[舒適區]是我改變我在日本的職業生涯的第一步,僅那幾個月也同時徹底改變我以後的人生。我是已經達成到日本生活的目的, 但是我還想要更多!

在我求職的當兒, 我發現了一個叫做Job Dragon日本人才公司網站。那兒有我正想要尋找的工作類型, 很快我遞出了我的履歷。沒多久我接到了Job Dragon總裁Mark的來電, 說他想要和我見一面。與他會面時, 我意外的發現Mark手上有著我網站的打印圖。

"這些真的是你做的嗎?" Mark所指的是網站的設計,以上的屏幕截圖就是他所打印出來的。我真的好難為情喔!

藍色的圖案是運用3D Max做成的, 而其餘的是用Dreamweaver來達成效果,非常得青澀的設計。

就是這一次的經驗, 我才學到了擁有一個網上個人檔案的重要性。至今, 我的網上檔案是我唯一一個能夠讓我不斷地將事業發展的工具, 所以我強力推薦大家考慮打造自己的個人檔案 - 就算是個LinkedIn戶口也行。

若您自己不說, 沒有人會像有超能力似地知道您所擁有的本領。莫不吭聲就好比等著有人突然到你家去說:"你就是我們想要找的人才, 你被錄取了!" - 根本就是不可能。

Job Dragon的首席技術主任Nick後來與我會面, 並且與我討論著加入他們成為一份子的可能性。在談話當中, 我提起了擁有一個流動網站會如何為Job Dragon提高服務運用量。

從1999年到2001年間, 我和太太決定把買手機的錢給省下來, 可是後來還是決定是時候買下一台, 為了就是要為Job Dragon設立流動網站 - 也為了證明我能夠身負重任。我沒有留下為Job Dragon所做的網站圖, 但以上就是我同時為dannychoo.com設立的流動網站。

Nick像是挺喜歡我所做的網站設計, 但他並沒有就此被說服, 直到我嘗試了一些在網上的測試 - 他提供我一個需要進行HTML與Dreamweaver測試的網站。兩種考驗都及格過後不久, 我便擔任了Contents Producer的職位。

將辭職信呈交給信任我並且把我帶到日本的恩人 - David - 手中, 簡直就是苦不堪言的抉擇。

雖然對市場行銷我是個外行人, 但在我來東京Nature辦公室一個星期试用期间, David認為我有在Nature發展的潛能。是David的赏识,让我最初的人生梦想得以实现。同时,我為David留下的有: Nature期刊在韓國享有了較高的銷售量, 擁有了韓語網站; 減低期刊的成本以及缩短派送到韓國的時間; 在東南亞發行了Nature Genetics、Nature Molecular Cell Biology以及Nature Neuroscience; 也在日本和韓國發行了Nature Immunology, 讓亚太区Nature期刊成为全球訂閱量最高的地区。

這是一張是我在位於表参道的Job Dragon辦公室裡的照片.

大概加入Job Dragon三個月後, 公司碰到了經濟瓶頸, 並且事態發展到不得不裁員了, 不幸的是裁員名單裡包括我在內。這可是我第一次遭到裁員!總裁Mark把我們帶到了一間會議室裡, 然後告訴我們這個壞消息。當時, Mark流淚了, 而我也只能愣在那兒 - 再怎麼說, 我也是為了這一份職位, 在不久前才離開了上一份穩定的工作啊。

可是, 人生的種種總是有一定的原因, 而每一段經歷就像是人生拼圖裡的碎片。由於Job Dragon本身是家獵頭公司, 它與許多圈內企業有來往, 而它也不會就這樣對我們置之不理。
很快,Job Dragon替我把簡歷送到像eBay Japan與Amazon Japan等新興科技公司。緊接著就是接二連三的面試, 有時會同時接到4個不同的邀請^^;
我後來在澁谷的Amazon辦公室有了幾次的面試, 也與幾位身在西雅圖本營的程序管理人進行了電話面談。經過了幾輪番的面試後, 我當時的直屬上司Anne飛來日本, 最終確認我是否的確是它們所要找的人選。

繼eBay與Amazon同時邀請我加盟它們的公司後, 我的獵頭公司代理人就為它們展開了競購戰, 因為他們提出的薪金越高, 獵頭公司代理人得到的佣金 - 相當與我的年薪的30% - 就會越高。eBay提出的薪金高出許多, 但是我還是選擇了Amazon。畢竟比起網上拍賣, 我對電子商務已經有著一定的認識。

加入Amazon果然是個明智的選擇。其理由是因為eBay Japan後來倒閉了, 接著離開了日本。我當時還與eBay的人事經理保持着聯絡, 而她拜託了我聘請她手下的員工 - 我便接管了其中的兩位。

亞馬遜 Amazon

當獵頭公司的Rusty告訴我,他把我的簡歷送去Amazon並且推薦為"網站經理"時; 我木然地看著他眨著眼, 然後對他說:"哦,好。"
在離開Nature的數月後, 我發現自己就在Amazon的管理層與Jasper Cheung一起打理公司。我掌管著網站各方面的開發,並且有著30人的優質團隊。
才幾個月前, 我還在[舒適區]裡, 轉眼間我就在賺取比在Nature高三倍的薪資, 擁有一些Amazon股權, 以及管理著全球最大的網站之一。

我以最年輕的一員加入了Amazon管理層, 擔任網站經理的職位。新的工作環境果然是一大挑戰!Amazon所用的科技就像是另世界的東西!!由於已身為掌管著下屬的經理, 我需與不同部門的合作。在合作過程中, 我開始學習管理技巧、新的日本術語及各方面新技能等等之類。關於我在Amazon和Microsoft工作經歷,我有另闢一篇博文。

我還在Nature上班時, 工作環境是挺國際化的, 但是規模並沒有像Amazon那樣龐大。我每三個月都會到英國, 法國, 德國, 或者是美國與其他地區網站經理探討網站的發展。我也親身體驗了企業公司政治。身為年紀最輕的管理隊員, 難免會有其他的隊員對我的人事管理能力有所質疑;甚至還有人托人事部對我的下屬進行面談, 確認我是否勝任經理的職位。

他們發現我是個以人本為優先的經理, 並且會盡量安排好工作日程好讓我的直屬員工能夠在傍晚六點時放工回家去 - 其他經理則給他們的下屬加班至晚甚至到隔天早上。就結果而言, 網站製作部的人事周轉率是全公司最低的, 隊員士氣也相當高。我們都是以準時、 準確地將手中的工程給順利推出。

Danny's Oppai

在Amazon擔任經理職位時, 我的直屬員工把我畫的一個餅圖(pie chart)命名為"Danny’s Pie"。若說的快一點的話, 聽起來就會像是"Danny’s Oppai"!

餅圖被分為三段 - 每一段代表著8個小時. 假如您在一天內花著8小時在工作, 然後8小時的睡眠, 您就會剩下8小時來花在個人衛生, 營養攝取, 健康保健(非常重要), 打掃, 來回上下班, 以及其他雜務。這些固然重要, 但卻不能幫助於事業與個人發展。
扣除以上的事務, 就會剩下大概4個小時的時間來陪親朋好友、 娛樂以及個人發展, 比如吸收新的知識, 或是提升自己已有的技能。

現在想像花上超過8小時在工作上,為了完成其他的事項, 您就得犧牲睡眠或是完全跳過其中一些的事項。通常執行長時間的工作的人, 往往就會忽略提升自身的技能, 但這卻又是對員工的生活、 事業是非常關鍵的環節。
除了工作與睡眠, 您如果沒有得到您的8小時, 也許是時候該做點改變了。也許就是因為沒有這充足的8小時而耽誤了您練習日語的時間?

由於新的薪金提高了, 我和太太便能夠在東京市區內租下一間公寓, 而這就是當時的工作室照片。就當時我還是Windows的信徒,我直屬員工都是在用Mac, 而我就也會常常會問"除了郵件和上網, 你們還能夠用你們的電腦做啥啊?!"

就如您所見, 我已開始對機動戰士(Gundam,亦被稱為高達)產生了興趣, 也開始組起了幾個模型.

如何擅用互聯網

在2003年, Amazon推出了Amazon網絡服務(Amazon Web Services, 簡稱AWS) - 是一個能夠讓開發者以XML格式得到Amazon商品目錄資料的應用程式介面。有了AWS, 任何人都能夠用Amazon商品來設立自己的網絡商店。

我與在西雅圖的AWS團隊們一起將此服務帶到了日本。為了有效地測試服務, 我就藉此機會在業餘時間設立了以上第一個在日本運用AWS服務的網站, 稱為[Mitsukatta]。Amazon的高層非常喜歡這網站, 並且就在服務正式在日本推出時的記者會亦把Mitsukatta做為樣本來展示。此服務當時還很先端, 而我也想要將AWS改進下去。

我便開始學習像是Server Side Caching與Search Engine Optimization的事項 - 這一些也都會是AWS用者要學的東西。有了財務總監的許可, 我便可以將Amazon的聯營標籤 與在Amazon網站的商品放在一起 - 這表示每當有人從我提供的網址購買Amazon商品時, 我便會從Amazon得到佣金。

剛開始時, 我只是為了多賺取足夠的外快繳付電話費 - 大概每個月有6,000 yen左右。

然而, 在我從Google大師學習將網站優化的新科技的同時, 我的佣金也變得越來越多. 我把我所學的回饋在Amazon網站上, 而就這樣, 我所賺取的已遠遠超過只繳電話費的數目了。
以上您所看到的2千8百萬數目就是我在幾個星期內為Amazon賺取的營業額。為了"答謝", Amazon給了我1,857,732 yen(相等於現今23,090美元)做為這段期間的佣金。

我就領悟到若我擁有一些像這樣的網站的話, 我就會賺取得更多, 所以我便設計了大概30個以不同設計與程序編寫的網站做為實驗。

由於在Amazon擔任管理職位, 重複性的會議>郵件>會議就說明了我抽不出時間在工作時編寫程序。唯有放工後, 我才能在網站上動工, 而這也是我從而學習Unix技術來管理著Apache服務器的途徑。

美國夢!?

我開始發現AWS(Amazon Web Services)也具有可以用來當成內部網絡工具的潛能, 所以便開始利用周末的時間來設立以AWS運作為基礎的有效Amazon網站的原型。原本需要幾個月的時間, 以及幾百名員工的工程, 現在能以一個編寫者在幾天內的時間完成。設立的原型也的確為公司內的許多工程系職員大開眼界, 証明了AWS的極大潛力。

一個直接到Amazon總裁Jeff Bezos的報告促使Diego Piacentini注意到我在公司內的作業, 並且邀請我到西雅圖在他旗下開發內部網絡工具。我接受了他的提議, 緊接着在2004年7月我和太太收拾了日本的一切, 搬去西雅圖。雖然我們熱愛日本, 太太和我都覺得這是一個千逢難載的工作機遇, 所以欣然接受了邀請。

這張就是在西雅圖Amazon總部外PacMed拍下的照片, 在那裡我接任了競爭監控、 選擇分析以及ASIN (SKU)度量系統的工程。我也花了一段時間與Alexa團隊研究搜索技術。

雖然我對工作有著一定的興趣, 我終究還是不能適應在西雅圖的生活。我是有嘗試習慣美國式的生活, 但還是覺得那不是我要的生活。生活在那裡,時間就好象已停止了 - 我想我可能已經習慣了東京的繁忙而快速得生活。

最大的因素還是因為直到離開了日本, 我才了解我是多麼想念旭日之國。我記得在西雅圖的時候, 我總是在觀看日本電視頻道, 而且一直重複看了 Lost in Translation(迷失東京)。心想我一定得回到日本!

經過數月的深思, 我決定呈交我的辭職信, 並且與太太重返日本。辭去這樣一份高職位以及自付回去日本的費用是個艱難的決定,但是生活不是為了尋求經濟上的安穩, 而是在西雅圖生活方式讓我做不到活出自我! 是時候在向未知的未來邁進了。

那麼, 太太對一次次的搬遷有何看法呢? 常常都會有人問她這樣的問題, 而她每一次的答覆都是一樣的: 只要我們彼此能夠在一起, 無論去哪兒住哪兒都無所謂。 我和太太在一起已經14年了,太太也比我住過還要多的國家呢 - 中國, 日本, 英國, 以及美國。

這是我們在離開美國之前所拍下的。若早知道在美國只會待上半年, 也許我們就會更好地利用那段時間。沒有將在美國的生活記錄起來是我的遺憾之一 -- 我們在那裡的照片真的是少之又少。現在有了博客, 我就經常拍照, 並且在A Week in Tokyo(東京週記) 系列裡記錄起來。其實是為了自己而做的, 但是同時也能讓我與全球的各位分享在東京的生活是如何。

我告訴Diego我想要回返日本的心意, 並且因為辜負了他而向他抱歉。我呈交了辭職信, 然後說我們已準備好回去日本了。Diego卻要我仍留在公司裡, 並且說Amazon將會安排我們回日本的一切。

我在日本的新職責就是掌管Amazon剛在中國收購的新網站 - 一個名為Joyo.com的中文購物網站,我負責處理網站與軟件發展。我在西雅圖留下的內部網絡工具, 至今還有買賣者在使用。

非常感謝Diego在Amazon對我的關照。

我和太太在2004年11月回返日本, 而回來的感覺的確是無與倫比。我到現在還記得我們前往Amazon為我們安排在麻布十番的新住宅的那一天。
回日本後,我與幾名在Amazon的管理隊員遙控管理在中國的團隊, 並且有時得到北京公差。這就是我與幾位打理Joyo.com網站的同僚的照片。

dannychoo.com日益成熟

2004年還在西雅圖的時候, 我已經為dannychoo.com設下了博客功能, 但是我是到了2005年才開始成為博客。就在當時, 我也只是寫著有關機動戰士、 人物玩偶以及在日本生活的 信息 - Otaku x Japan.

在設立博客功能時, 我把在設立AWS網站所學到的點點滴滴運用起來, 並確保紀錄都能夠利用搜查系統以便帶來更多的閱覽者。我也買了一台數碼攝像機, 然後到處拍攝, 也去像是Wonder Festival 的特別場合拍攝。就這樣, 我的照片吸引了更多全球的讀者, 閱覽人數因此爆增。

我用Amazon的互聯營銷佣金買下了擁有小小的一塊地的一間房子。
我"女兒"就在這篇博客紀錄中介紹在屋子周圍所拍下的照片。

對於關心我們幾時會擁有真正的女兒的大家, 老天爺至今都還沒有賜給我們一個孩子呢!

嘗試副業

在為企業公司打工時, 有許多夥伴會介紹一些想要我幫他們設立網站的人士。雖然我在做有關網絡的工作, 我並沒有覺得幫他人設立網站會有多大的收入。我也對現任的工作(以及額外收入)感到滿意, 所以我並沒有對這些要求感到興趣,我便隨口說出"若你要我設立網站, 我的收費會是X百萬日圓喔."

誰知道, 第一家提出請求的公司給了我"拜託你了"的答覆。我當然不可能拒絕賺取幾百萬日元的機會(一百萬日元相等於一萬美元左右), 所以接下來的幾個月裡, 通宵編寫程序成了我常有的事。我也因藉此加強了我的PHP編程技術 - 多虧了Google大師。

每一個網站都讓我賺取幾百萬日元, 與在Nature所賺的相比只是少了一些。可是後來, 我接到了越來越多的請求, 讓我在不影響工作的情況下有點應接不暇。
以上的圖就是我接的個案中最早網站之一。

有托Google大師的福, 我便開始在國外尋求程序編寫者, 並且在印度, 羅馬尼亞與美國有了開發團隊。Zend是其中一個讓我尋找適合人選的網站。我會通過電話、郵件以及網絡聊天工具與他們聯繫。我要求我的客戶先付訂金, 然後再將這一筆支付給我的編寫者。接著我就會在下班後與客戶見面, 以便了解他們的業務需求, 然後再把資料傳達給編寫者們。這是我第一次管理遠程員工, 還"享受"過某編寫者突然拋下一切, 音訊全無的美好經驗 ^^;

設立事務所可以让你申報你的額外收入及开支經费,申報开支經费即可幫助你减輕你的税金。

若我只是將額外的收入用來報稅, 那我可說是頭腦脫線了 - 我決定將開支也報上去, 因為我算是在兼職幷運作着一間事務所。就這樣, 我正式登記了我第一家個人事務所。

曾經在另一篇博客中寫了有關在日本設立個人事務所的方法。任何國家都有着類似的法定程序, 應該人人都可以成立 - 無須登記費, 而且任何有賺取額外收入的人都應該去登記 - 除非你視繳稅為愛好。需要提醒的是, 這並不是逃稅手法, 而是個合法的申報開支管道。據我所知, 登記獨資企業並沒有年齡限制。

到了這個時候, 我已下定決心, 計畫在35歲之前成立自己的法人公司。個人事務所是計畫的第一步, 而這一開端將引領我們的未來。因此, 我就命名它為"Mirai"(未來)。

獨立

在2005年, 我離開了Amazon。在Amazon的時光是個很好的經驗, 因為我真正的發掘了我的優缺點。人生就像是個大拼圖,我們會不斷地找到自己人生拼圖中的零片, 而在將零片拼起來時, 我們就會了解為何一些事項會有如此的發展, 還有為何會遇見自己所遇見的人; 這點點的零片都必須收集起來, 然後再拼湊在一起, 才能夠對整體的事情有著更深層的了解。

此時,我已經收集了所有能在Amazon找到的零片了, 是時候該向前邁進。

繼Amazon之後, 在到Microsoft Japan面試之前, 我便為幾位朋友做些網絡發展工程。Microsoft聘請我的理由,其中一個是因為他們對我為dannychoo.com所做的設計, 以及成立了一個網絡社區深感興趣。我在Microsoft Japan擔任了消費者自主媒體產品經理, 負責管理消費者自主媒體服務, 比如博客、消費者喜好、 地圖等.

在一個企業公司工作是一個很好的經驗。每家公司都有內部政治, 而企業性的公司尤其難搞。
企業公司能讓你在短時間內迅速成長(也得看個人進取心)。若您即將加入一家大企業, 您與其他員工就已經有了共同點 - 將為同一家公司工作。儘管如此, 還是有無數人只顧著自己的事, 並且只與同一部門的同僚合作。建議您應該主動地與公司裡的各部門的同事做交流。

在企業公司(其實, 任何公司都是)工作時, 得銘記在心的是必須尋找能夠讓你在公司內進步的機會。
另外, 不要讓自己變得太過安於現狀而掉入[舒適區], 因為一旦掉入, 走出來會是非常艱難的。掌握您在公司的成就, 以及您對自己的期望!若您覺得在公司裡已經沒有發展的空間了, 可能那就代表著您在此地方已經沒有零片可取了 - 也就是說該前進的時機成熟了。

想要活出自我, 往往就得走出自己的[舒適區], 但這並不容易做到。我有一個妙方, 或許能夠幫您較輕易地走出來: 看著鏡中的自己, 想像一切您可能做到的事。您現在就正看著阻止自己追逐理想的人。
您認為如何?

有很多人都在等著走出[舒適區]的最佳時機, 但其實是沒有所謂的"良辰吉日"。他們在等待的其實是個"舒服的出口", 但也是沒有這種東西。能夠以自己的理想過著生活是個難得的事情, 而這種獎勵是只有那些肯冒險的人才能夠得到的。無謀地冒險可能是件壞事, 但是也有所謂的預計風險.

我曾經冒過的預計風險就在我決定離開Microsoft的時候, 而理由很簡單 - 我長年在Amazon, Microsoft, 聯營以及網站發展所累積的收入, 已經足以讓我在2007年成立一家屬於自己的公司。一名在日本的外國人需要投資5,000,000 yen的成本來贊助自己的商業投資簽證。
雖然有了資本, 但我並沒有一定的客戶群和具體的目標, 可是我知道我應該從網絡顧問服務做起 - 就這樣, 我走出了我的[舒適區]。

業務漸漸地遞增, 是借助於我經常參加各種科技聚會以及通過多年累積起來的社交傳媒聯絡網。到後來, 我甚至為像Disney Japan和Columbia Japan等公司進行顧問。
我們就利用了家中三樓作為辦公室, 而這就是當時的樣貌.

面對病疾

只要我們還活著, 我們就得面對各種各樣的病疾。有些病痛就像感冒一樣來去如風, 但有些病痛卻去如抽絲更甚者要一輩子面對病痛。

不清楚我是否有先天性哮喘(雙親都有哮喘), 但是記得小時候得一直帶著吸入器。最近卻很少用到它了。還記得嚴重的一次, 我得到醫院去將積在胸腔內的積水抽出來。不幸的是, 我在2008年被診斷出患有脊椎型頸椎間盤突出。

我下半身的椎間已突出, 並且壓迫着神經系統,這導致我從腰下都感到疼痛。 疼痛原本來來去去的, 可是在過去的一年裡, 疼痛幾乎沒有消失過。椎間盤退化是遲早的事, 但是我的看來已經相當糟了^^;
就大家在以上MRI圖片所見, 大多數的椎間盤都是深色的, 而正常的應該是白色的。當椎間盤退化時, 整個脊椎都會受影響, 輕則會感到疼痛, 重則會導致不能行走。

我得知消息時, 頓時感到悲痛萬分。想到會有一天不能走動, 我還憂鬱了一段時間。但是後來想了想, 不如趁現在好好利用時間積極地過生活、工作與玩樂, 直到真的坐進輪椅為止。既然時間有限, 與其憂鬱下去, 倒不如快樂的過日子。
我保持樂觀, 也清楚並不是每個脊椎型頸椎間盤突出病例都以不能行走為收場。也有許多病患在做了復健之後, 完全沒有感到疼痛了。我的復健至今似乎沒有見效, 但是我已經學會如何與疼痛相處 - 打噴嚏可要我的命啊! 我就像是在划著壞了舵的船 - 但是還算能划得動哦 ^^

就在與大家分享有關日本流行文化(Japanese Pop Culture)的當兒, 許多海外媒體人士都開始注意到我的照片以及寫作, 並且有意與我進行採訪。我也受邀到全球各地為日本流行文化與消費者自主媒體做演講。
以上的照片就是在2008年的柏林"潮流日"(Trend Day)所拍的, 而當天我是受邀舉行有關社交媒體的演講, 以及向大家解釋Otaku的定義。

有很多人都表示很喜歡我拍的照片, 可是我只不過是按下了快門而已啊! Nikon似乎不以為然, 還甚至邀請我拍廣告, 並我拍的照片為背景。

我非常了解身在海外的朋友想要得知有關日本的一切資訊的感覺。我也樂意與大家分享這些信息, 尤其是想要到日本來生活(Japan category)為目標的朋友們。至今有關於日本的寫作都能在"日本流行文化"(Japanese Pop Culture category)分類中讀到。

Mirai理念

到了2009年, 我與英國工程師Chris Gaunt合作開發為一個我在很久之前就設想名為Mirai Gaia的網絡平臺。這個平台,是我從以前為每一個不同的網站編寫不同的程序的經驗中得到的靈感, 我深知重複寫著相同編程會帶給我們帶來許多人力與資本浪費。
我對Mirai Gaia的設想就是成為一個適用與任何網絡的平臺, 從網上購物、到網上社區、 到寫作出版。也就是說, 客戶A與客戶B所擁有的程序不同, 也僅限於幾個設定以及一些CSS和PHP程序。
但是, 此工程並沒有如願的順利進行, 而在Chris加入之前, 我們曾經花了一大筆金錢、精力和人力在Mirai Gaia的開發作業, 還差一點就破產。

除了自身的網站, 我們就只有少許固定客戶。所以為了提高公司知名度, 我們替許多大企業做免費服務。雖然沒有收入, 但我相信這份努力總有一天會得到回報, 而只有相信自己所做的事, 這一天才會到來。
"去尋找, 並且照著理想過生活, 剩下的就會接踵而來 - 一定會的!" 這是我經常在感到失落, 或者不知所措的時候, 會告訴自己的一句話。就這樣, 我便開始做些事情, 因為"大江後浪推前浪", 我若什麼都不做的話, 就什麼事都不會發生。

我想可能是因為樂觀總會帶來好運, 在合作了一陣子, 我們的客戶逐漸增加。而現在就在與動漫、電玩以及玩偶公司, 比如Good Smile Company、角川、 Bushiroad、King Records、Dentsu、Sega Sammy和ASCII Media Works都有了合作關係。

我們的工作目標很簡單 - 就是為全世界提供一道橋梁, 並且將日本文化帶到全球。我們使用不同的媒體管道, 像是網絡、電視以及會議。我們也幫助日本公司把業務擴展到海外, 而這也是一種發揚日本文化的方式。

其他的工作可在我的PROFILE查閱。

在日本經商事情

雖然我已經沒有在積極的學習日語了,我還是會在工作上不斷學到新的詞彙。而我也在不明白的時候會尋問別人有關新詞彙的意思。能夠不靠著翻譯員與客戶交談是在日本做生意的首要關鍵。有許多微妙的意思與情感表達就在被翻譯過程中省略調了, 也因此造成隔閡甚而不必要的誤解。如果您是正在打理自己的生意, 若您能與合作夥伴在語言上進行直接流, 那也能夠省下不少不必要的開支.

若您準備將來會在日本設立公司或做與日本有關聯的生意, 我強力推薦您繼續向著目標邁進, 並帶著一股熱忱學習日語, 然後將自己投入在當地的文化裡, 就像我以前在英國時一樣。
我最近才從一位語言學博士那兒得知, 我所用來學日語的方式是叫做"侵入學法"。就是當一個人在學習語言時必須要進入其語言被使用的環境中學習。侵入學法最顯著而直接的方式就到使用該語言的國家居住, 然後直接在當地學習幷使用其語言。

以我當時在英國的情況, 去日本修讀日語根本就沒有甚麼可能。所以我為自己製造了日語環境,創設了所謂的"虛擬侵入學法"。
我就在家中將四道牆都貼滿了日語的東西, 在家時就播放日本電視節目, 出門時則閱讀漫畫或聽日本電視錄音, 然後無論在Axel、 上班, 還是聚會時, 盡量與日本人做交流。有許多能夠讓自己沉浸在日語當中的方式, 而我希望我描述我曾經做過的事能夠帶給大家一點啟發.

認識世界各地新朋友

我工作最大的優點就是能夠到世界各地認識新朋友。我也感到很慶幸, 知道在通過我們的網絡社區裡, 有許多夥伴因相同的興趣與理想而認識彼此。
最重要的是將興趣和理想與他人分享, 因為這樣你便能有機會遇到擁有志願相通的朋友 - 這些新的友誼會使你的生活變得更豐富, 就和我一樣。

如今,工作讓我每天都能交結新的朋友、體驗不同的生活,這實實在在充實着我的生活,帶來了無限快樂 ^o^
這是與東京都立八潮高中弓道部的同學合影。

堅持不懈地努力終於得到了回報。最近日本政府機構方面也注意到我的工作,並邀請我到由他們主辦的研討會Cool Japan進行演講。受邀人士還有:腦科博士茂木健一郎Ken Mogi, AKB48製作人秋原康Yasushi Akimoto等人。

通過網絡與研討會形式來傳播有關日本文化的資訊,在傳播範圍上畢竟是有限的。我想要有個YouTube以外的視覺媒介, 製作一套不僅在日本還能面向全球播放的電視節目,其名為Culture Japan的記錄節目。Culture Japan帶給大家的不只是日本流行文化還包括日本的傳統文化。

由於這個節目是個全新的概念, 所以在尋找贊助商方面花費了不少心思, 但終究我們還是做到了。我們製作的第一集於2010年6月在日本本土電視台Tokyo MX TV台播放,海外方面則由Animax Network向全亞洲播放。
第一集的成功就証明了此概念的可行性, 繼而我們也成功地找到更多的贊助商一起來製作一整季的節目。在此,非常感謝安藝貴範, Takaaki Kidani , 以及AmiAmi!

以下就是Culture Japan第一季的預告片, 而大家可在Culture Japan 分類裡閱讀到此節目的構思、 製作過程 以及其他在拍攝中的點點滴滴。

回歸原點

在過去的財政年度, 公司的總收入比我在Amazon或Microsoft的年薪還要少, 可是為什麼我總覺得我比以前更富裕了呢?

所謂的富裕, 是根據本身的價值觀而定的。在以前的博文裡, 我總是寫著無論想做要做的事, 還是要買想買的東西, 金錢是多麼重要。我並沒有很多錢, 但是我學習如何平衡這兩個需求。像很多在動漫業工作的同仁一般, 免費得到大部分我喜歡或我想要的東西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 又因我的工作也與科技行業及媒體領域有關, 有時也得到免費享用在工作上所需要的器材的機會 ^^;

至於"要做想做的事"的部分, 我現在就已經在做想做的事了。經過長年的經驗, 我發現你並不需要有錢才能做到這樣。只要有一台電腦以及互聯網服務, 你就有條件開始學習幷分享你所學的了。我也是如此 - 學好日語如同掌握了有用的工具幷累積多種工作經驗 - 剩下的就會自然而然地展開。

對我而言,現在仍是我的起點。看著新加入的客戶名單, 希望下一財政年度的損益表看起來會比較樂觀,這樣公司才有可能擴大發展, 而我或許也會有較多的時間來看動畫或是玩些Valkyria Chronicles 3^^;

在可預見的未來裡, 我希望能夠繼續將我對日本文化的熱忱分享給大家!探索了日本文化是我人生的一大快事,若不是因為對日本文化的興趣, 我也就不可能與我太太相遇相知携手人生。

我知道許多人和我一樣擁有對日本的熱忱, 我也希望我在此文章所分享的經驗與領悟能夠帶給你們一些幫助。你們邁向目標之旅並不會一帆風順, 但是遇到挫折時, 不要輕易放棄。勇敢地面對挑戰, 而你就會在風雨過後變得更明智、更堅強 - 就像是暴風雨過後, 總會是風平浪靜。

Latest

Currently being read

杜拜的一週
日 2015/01/18  149  726567
東京國際動漫節
六 2011/10/29  283  665139
東京圖片行 2014/09
二 2014/09/09  188  547142
沖繩照片
二 2014/05/06  342  1271828